热门TAG:
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亲姐姐的性事
亲姐姐的性事
第一次偷窥姐姐做爱是在小镇旁的小树林里。  那是个清爽的秋日傍晚,下午放学后我无所事事就一个人去小树林里溜达,我知道那里属于情侣们的专属隐秘地点,去那里玩的人经常会碰到各种各种的“艳遇”,只是我不曾想到这次我竟然看到了姐姐的性事。  那次我选择了一个旁人不经常走的小路,我慢悠悠的漫步了大概十几分钟,便听见了阵阵刻意压低声音的呻吟声,我顿时明白有人在这里打野战。我放轻步伐,弯下腰,蹑手蹑脚地朝声音所在地挪动。不一会儿,那呻吟声就近在耳畔了。我藏在了一大丛灌木后面,偷偷地朝外观望,顿时,我激动不已——果然,有几个人在这里露天做爱。  很显然他们搞的太投入了,又是背对着我,所以没发现近在咫尺我的身影,我索性又朝前移动了几步,这一次我看的更清楚了——3P啊,我感觉我有点激动,小弟弟都硬了起来。那个女人身材很好,皮肤也很白皙,只是面容看不见清楚(被几个男人挡住了)。  我很庆幸今天来这里散步,果然是收获不菲啊,我心里暗自得意着,突然,他们换了姿势——女上男下。这次,我看清楚了那个女人是谁——不正是我亲姐姐吗?我顿时大脑短路,呆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想不清楚为什么平时安静保守的姐姐会干出这种事;突然,我意识到我这样会被他们看到,所以我立马又退回到了灌木丛中。不过幸运的是他们干的太投入,没能立刻发现我。退回到灌木丛中的我满头大汗,心砰砰跳,脸上还阵阵发热,三分钟内我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外面姐姐那一声胜过一声的浪叫声让我浮想联翩,一时之间我的小弟弟竟然硬的发疼。“该怎么办?是走还是留?”我当时很纠结,我知道只要我伸一下头就可以看见姐姐坐在男人身上摇摆抽插。  “不管了,不看白不看,我现在肯定不能阻止他们了。”我一下狠心,决心留下来继续观看,后来我才知道我内心其实有这种欲望的——希望姐姐被男人插,希望姐姐撅着屁股,叫喊着来插我啊等等。  这次我更加谨慎了——我可不想自己被姐姐发现,所以我没伸出头,而是透过灌木丛间的缝隙偷偷的向外张望,不出我的意料,外面的景色差点让我流出鼻血。只见一个男人躺在铺有报纸的地上,姐姐坐在他身上,正提着臀,一手扶着男人硕大的阳具,慢慢地用那龟头摩擦着自己充满水的肉缝。渐渐的那龟头便被肉缝包含了进去,然后整个肉棒都插进去了,这个时候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两团黑黑的阴毛了在摩擦着,纠缠着,但是我知道那男人的阳具其实还没有完全插进去——因为我姐脸上的肌肉还是紧绷的。过了一会儿,我姐长吁一口气,慢慢地挺着屁股抽插起来了,浪叫声也从她嘴里传了出来。旁边的那个男人显然是等不及了,他麻利地脱了自己的裤子,打起了飞机;很快的,他便不满足于自己打飞机了,他走到我姐的面前,示意我姐含住他的阴茎,我姐会意的张开自己的小嘴含住了那根阳具,熟练的为男人口交起来(现在看来,那时候我姐的性经历就很丰富了,唏嘘不已啊~~),这个场面像极了AV里的场景。躺在地上的男人很快就射了(我没看见他们戴套,估计是内射了),接下来轮到另一个男人了。  其实,当我发现他们在打野战开始,我一直没有听过我姐说过一句话(除了呻吟声),一直都是两个年轻男人在兴奋的聊着天,但是换了另外一个男人就不一样了。  另一个男人让我姐扶着旁边的一棵树,然后他便挺着比刚才那个男人更大的JB不断的摩擦着我姐的嫩比,一下、两下、三下……我姐的呼吸声渐渐粗重起来了,她那雪白的屁股也渐渐地配合着男人的JB摩擦起来。男人的动作依然是不缓不急的,但是我姐的动作却由缓到急了,粗重的呼吸声也渐渐变成了呻吟声:“嗯……嗯……啊……”我可以看见刚才那个男人内射进去的精液正从她的阴道口缓慢的流了出来,我姐的整个阴部显得泥泞不堪,更甚者,那阴道分泌的淫水也顺着我姐的大腿流了下来。  “你怎么还不进来啊……啊……”我姐第一次说话了,却显得如此欲求不满,像个妓女。  “小骚货,终于忍不住啦?我就不让你舒服。”男人调笑着说道。  “嗯……不是……啊,都这样了,啊!!”我姐断断续续说着,“都让你插了,你们还不满足啊,快进来啊,我受不了了啊!”  “你们真讨厌。”我姐撇过脸,嗔道。我从她绯红的双颊上可以看出她真的是很想要,很想男人操着大JB草她,狠狠地草她……你没事来这里干嘛?我心里冷笑着。我看了这么久,终于明白我姐也就平时装着矜持,骨子里骚到了极点。至于她有多骚,我后期会继续续写的。  男人的JB已经是硬到了极点,终于,他一咬牙狠狠地把JB插进了我姐的骚逼里。“啊!!!!!”我姐一声尖叫,像是痛苦,可是声音里透出的却是更多的欢愉。  男人像是发疯了一样狠狠地用大JB撞击着我姐的翘臀,“啪,啪,啪……”肉体的撞击声久久地回荡在空旷的树林里。  “啊啊啊……就像这样啊……”我姐的呻吟声已经变成了尖叫。  “插得太深了啊……痛痛,轻点啊……啊啊啊,哦哦啊,太美了,好舒服啊,好痒好痒……继续继续,对对,再深点……哦,我的亲哥哥,你插死我了啊啊啊啊啊!”我惊呆了,我看着我姐那近乎疯癫状的浪叫,诧异她才20岁怎么可以如此淫荡。袭天的快感几乎笼罩了她整个人,她早已不清楚自己在哪里了。我姐已经没有羞耻心了。  两人换了一个姿势。我姐双手环绕着男人的脖子,两腿夹紧男人的粗壮的腰,一提臀,从正面又插了进去。两人干的很欢,很快,两人就吻在了一起,惊人的浪叫声也告一段落,只能听见我姐呜呜的呜咽声;偶尔,两人换气时候我姐又会迸发出诱人的浪叫声。  男人很强悍,干了很久都没有射精。他和我姐换了好几个姿势,最终,在一次猛烈地撞击中射出了他浓浓的精液,而我姐已经不知道高潮了几次,只能浑身柔软地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开阔的林地里只剩下了近乎昏迷的我姐和欲火焚身的我。我就那样呆在灌木丛中静静地看着赤裸的姐姐。许久,我姐终于起身,穿好内衣和衣服,往家里赶去,我看她没事也从小道跑回了家。当天晚上我姐除了脸有点绯红,其他的与平日无异,而我,也未曾向她提及此事。这件事,真的只有天知地知,她知,我知,当然还有那两个男人知道了。其他的与平日无异,而我,也未曾向她提及此事。这件事,真的只有天知地知,她知,我知,当然还有那两个男人知道了。【完】